您好!欢迎进入古建筑材料网

栏目导航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13588139888
邮箱:80016795@qq.com
地址: 杭州拱墅区丽水路334号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明清金砖的使用场所
浏览: 发布日期:2018-12-16

金砖在明代称细料方砖,顺治时才称金砖,之后一直沿用这个名称,清宫档案中也都称“金砖”。明清两代的金砖都是由苏州陆墓专烧特供,为皇家专用,属“钦工物料”,而非民间之物。

 

皇家专用,不得随意流入民间   

 

因为普通百姓不能使用,即使是残次或废弃的金砖,也不可随意流入民间,须由官府严格管理。

 

从乾隆年间的清宫档案中可以梳理除这样一则金砖故事来:

 

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江苏巡抚奇丰额奏请,需奉文烧造金砖六千块,另副砖两千四百块。乾隆皇帝在看过奏折之后,很疑惑:目前各处并无新造宫殿,怎么又要奏请烧造,且数量不少?

 

乾隆帝立刻传谕军机大臣和工部堂官查核,得到的回复是:通州金砖贮存厂内仅存两千余块,金砖烧造需要时间较长,向来于将要用完时,奏请烧造。

 

乾隆对此回复并不满意:十年前通州厂存有金砖两千余块,当时又烧造了六千块正砖和六百块副砖。这十年中并没有宫殿兴作,怎么会又只剩下两千余块了呢?

 

于是,乾隆责令军机大臣福长安会同工部严查此事,将这十年里的全部金砖的使用情况,即何时取用、何处去用、取用的数量、换回的数量以及现存何处等,一一核实,并据实禀报。

 

据总理工程事务大臣金简交待,各处所换金砖,按照惯例存于原处而不交工部。对此,乾隆却以为“殊属非是”,因为“向来各项物料,皆系交旧换新,岂有金砖一项,专领新砖,而所换旧砖并不缴回,漫无稽查之理!”因此,着人继续追查。

 

最后,金简等人奏报,查明短少旧砖一千八百五十三块。

 

从这一“金砖事件”中明显地可以知道:

 

一、金砖属皇家专用,不得随意流入皇家建筑之外的任何地方,更不必说是民间;

 

二、后世流散在京都民间或官府的金砖,多为内府官员在修缮皇家建筑时私自侵吞的更换下来的旧砖。

 

《明会典》和清宫档案中都可以明显看出,普通百姓和官员,即便是高级官员和皇亲国戚家的建筑,都不能使用金砖。明清两代都有对金砖管理的严格规定,烧制过程中一些残次或废弃的金砖,都有相应的规定,不得随意流入民间。直到清末民初,由于管理松弛和清王朝的灭亡,一些原来存放在产地的残次金砖才开始进入江南商贾府邸和大户人家,用作风雅玩物,或作茶桌几座。

 

从现存史料看,关于金砖可以在哪些建筑中使用,怎样的建筑可以使用金砖,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只要稍加审察,却也非常明白。对《大明会典》《清会典》以及相关清宫档案的梳理可以知道,金砖主要主要用于皇家建筑中的三种场所:宫殿、坛庙和陵寝。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特别的用途,即用作铸钱翻砂的托模。

保和殿金砖

 

一、宫苑殿宇

 

江南土窑烧制的细料方砖,历来就是室内铺地的上等材料。宋应星《天工开物》就有“细料方砖,以甃正殿者”之语。意思是说,细料方砖向来就是用来铺设正殿的。在明清两代的皇家建筑中,紫禁城、圆明园、西苑等皇家宫庭住所、苑囿园林,其主要宫殿,正殿室内和殿檐覆盖下的庭廊,大多用金砖铺地;此外,一些宫门也有使用金砖铺地的,如乾隆年间,太和门粘补地面使用金砖,景运门、隆宗门地面在修缮时将沙砖改为金砖。

 

可以从相关史料予以直接印证为金砖铺地的宫殿、宫门、苑囿要殿和其他皇家要地主要有:

 

明乾清宫、明坤宁宫(1);乾清宫(2);养心殿(3);奉先殿(4);敬胜斋、静怡轩(5);宁寿宫(6);太极殿、体元殿、长春宫(7);太和门(8);景运门、隆宗门(9)。圆明园(10);九州清晏(11);寿皇殿(12);仪鸾殿、福昌殿(13)。辟雍殿(14);皇史宬(15)。

 

于倬云、丁文父和宋玲平等专家对紫禁城的建筑以及相关的金砖档案作了比较深入细致的考查和研究,发现“紫禁城主要宫殿的室内都是用金砖墁地”(16),而且,不同等级和规模的宫殿所使用的金砖规格也不一样。紫禁城使用金砖的主要场所为外朝的宫殿和要门,以及内廷的主要宫殿。

 

寿皇殿原在景山东北,供奉康熙御容,后于乾隆十三年(1748)移至景山正中,供奉有清历朝帝后圣容。仪鸾殿在西苑中海,是慈禧太后晚年归政后颐养天年之所。福昌殿在仪鸾殿北。仪鸾殿和福昌殿原建于光绪十一年(1885)至十四年(1888),后毁于八国联军入京后的火灾。光绪二十八年(1902),慈禧在紫光阁南另择新址重建。

 

辟雍殿是国子监的核心建筑,是清代皇帝临雍讲学之地,属皇家重要宫殿。乾隆五十年(1785),登基周年大庆时,辟雍殿举行盛大的皇帝临雍讲学仪式和活动,国子监全体官员和学生聆听皇帝讲学。活动期间,乾隆帝发表御论两篇,之后又将讲学内容刊刻颁发,供各衙门官学和各省儒学学习。为了乾隆的这次临雍讲学,乾隆四十八年开始建造辟雍殿座,当时取用二尺见方金砖一千三百块。

 

皇史宬是皇家的档案馆,主要存放实录、圣训、玉牒等皇家史册,也属皇家要地,所以也用金砖墁地。

 

明清历史上,王府室内地面铺墁金砖的,仅一特例。查《钦定大清会典》、《钦定大清会典事例》和清宫金砖档案可知,少数幼年就去世的亲王和公主的陵寝也有使用金砖的特例,但亲王和公主生前所住的府第,并无使用金砖铺地的先例。直到光绪末年,宣统即位后,其生父载沣奉太皇太后旨意监国,于是,摄政王府大兴土木,且大量使用金砖铺地——

 

光绪三十四年十一月,蔡御史上奏章,建议新建摄政王府。内阁会议讨论并经隆裕皇太后批准,制定了《摄政王礼节总则》,其中规定在中海西岸集灵囿地区建监国摄政王府。

 

宣统元年正月,摄政王府工程正式动工,其布局为中路自南而北为宫门、银安殿、神殿和后罩楼,过垂花门有思谦堂和蝠式房;西为大圆宝镜院再西为十洲尘静院,最西部为西花园,有桥、敞厅、游廊、点景三卷房、莲花池和抱厦房;中路东部为东跨院,有房三十九座、一百二十九间。总计有殿宇、房屋月三百座、一千五百多间。整个工程耗银一百八十七万两。

 

据清宫档案可知,光绪三十四年十二月,摄政王府邸工程需要二尺二寸金砖三千四百六十二块。宣统元年《民政部为承修摄政王府第工程需用金砖等项致电传部咨文》再次表明,监国摄政王府第工程需用金砖。(17)

 

这大概是整个明清两代的历史上亲王府第使用金砖铺地的一个特例,是因为摄政王载沣特殊的皇家身份;何况,并不是对载沣作为醇亲王的旧府第进行改建,而是在作为皇家宫廷苑囿的中海内另辟地方建造新的摄政王府时,才特准其使用金砖铺地的。从这一特例中,明显可以看到金砖在古代作为皇家专用之物的特殊性。

淡泊敬诚殿

 

二、皇家坛庙

 

坛庙是明清帝王祭祀天地日月以及祖先众神的重要场所。皇家坛庙殿宇和台面也有使用金砖,不过是在清代,乾隆年间,才开始将原来的琉璃砖改成金砖。

 

从《明太祖实录》卷二四和《明史》卷四十七的相关记载可以知道,明代皇家坛庙的殿宇地面和台面多用高档次的琉璃砖铺砌。清初,顺治年间,坛庙用砖依然如此。康熙本《钦定大清会典》卷一百三十一说,圜丘“各成面砖”,“皆青色琉璃”;方泽,“各成面砖”,“皆黄色琉璃”;朝日坛,“坛面砖,青色琉璃”;夕月坛,“坛面砖,白色琉璃”。

 

直到乾隆十五年(1750),不少坛庙的殿宇和台面都奉旨改用金砖。从清宫金砖档案和相关的其它文献中可以知道,天坛、朝日坛、夕月坛、先农坛、先蚕坛、祈谷坛、太庙、文庙等都在清代使用金砖墁地——

 

圜丘“坛面砖块奉旨改用金砖,以期经久”(18);

 

朝日坛“面甃金砖,旧制用青色琉璃”(19);

 

夕月坛“面甃金砖,旧制用白色琉璃”(20);

 

祈谷坛“大享殿外三成台面,屡经修补,砖色不一,改用金砖砌墁,“既堪经久,于体制亦为宜称”(21);

 

先农坛“十九年奉旨,观耕台著改用砖石制造,钦此。遵旨议定,台座用琉璃,仰覆莲式成造,前左右三出陛,砌青白石,栏板用白石,台面铺墁金砖。”(22);

 

先蚕坛采桑台“台面甃以金砖,围以白石”(23)。

 

从乾隆朝《钦定大清会典》卷七十一等可知,除地坛(即方泽)“甃以青白石”外,天坛、先农坛观耕台、先蚕坛采桑台等均先后铺砌金砖。而嘉庆朝《钦定大清会典事例》卷六百七十二载涉及金砖运价时提到,乾隆年间,修缮太庙奉先殿时,曾使用金砖,且一尺七寸、二尺和二尺二寸三种不同的规格都有。

 

据嘉庆朝《钦定大清会典事例》卷六百七十二记载,天坛、祈谷坛之祈年殿外三层坛面,“从前屡经修补,砖色不一,请改用金砖墁砌”;再据乾隆十六年《江苏巡抚王师为办运祈谷坛大享殿金砖动支耗羡银两事奏折》,江苏省奉文烧造祈谷坛大享殿三层台面取用金砖二万六百三块——由此可知,所以要将坛庙的琉璃砖改用金砖,主要原因是由于琉璃砖修补之后砖色不一;为保持砖色一致,天坛、祈谷坛等皇家坛庙的殿宇和台面等于乾隆十六年(1751)起奉旨改甃金砖。

崇陵隆恩殿

 

三、帝后陵寝

 

虽然《钦定大清会典》和《钦定大清会典事例》没有作为明文规定的帝后陵寝使用金砖的记载,但从实际情况看,明清帝后的陵寝建筑,无论是史料记载,还是实地现场,多有使用金砖的例子。通常,金砖在陵寝中使用的地方包括隆恩殿、配殿、月牙城甬路、明楼方城和月台等处。

 

据宋磊《明十三陵建筑用砖考》考察,明代帝王陵寝使用金砖的,目前能确认的,仅永乐帝陵寝长陵和万历帝陵寝定陵两例。

 

今长陵祾恩殿室内,铺砌的是61.5*61.5cm的金砖。由于金砖铺砌时砖与砖之间需要对缝,需要砍磨,估计长陵所铺金砖烧造是的尺寸应为二尺见方。不过,长陵祾恩殿的金砖是否为明代永乐、洪熙年间所铺,还是后世修缮时所换,没有找到明确的史料。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1957年在发掘定陵地下宫殿,打开玄宫时发现,定陵的前殿、中殿及左右配殿的棺床平面,铺砌的都是“方形澄浆砖”,即金砖。(24)(因为没有确凿的文献记载,也不见有相关的考古发掘实证,明代其他帝王的陵寝中是否使用金砖,还不能确认。

 

金砖在清代帝后陵寝中的使用有较多也很明确的文献记载。根据清宫金砖档案,清代帝王陵寝使用金砖的有:

 

康熙景陵(25);雍正帝后泰陵和泰东陵(26);乾隆裕陵(27);嘉庆昌陵(28);同治惠陵(29);慈安普祥峪和慈禧菩陀峪(30)。

 

金砖也有用于亲王和公主陵寝,但据目前所见史料,仅两例。

 

《钦定大清会典事例》卷八七六有乾隆六年准奏怀亲王陵寝使用二尺金砖的记载。怀亲王名福惠,雍正第八子,康熙六十年(1721)十月生,八岁夭折,嗣后火葬。乾隆继位后,追封为怀亲王。乾隆二年(1737)十一月葬于西陵太平峪境内的王各庄。

 

道光十六年(1836)修端顺固伦公主陵寝时,据记载,也曾使用金砖。端顺固伦公主为道光帝第三女,道光五年(1825)二月生,道光十五年(1835)十一月夭折,年仅十一岁,后追封为端顺固伦公主,葬于西陵陈家门园寝。

 

宋玲平《清宫金砖档案研究》中发现,清代在陵寝金砖的配给上并非对所有需要金砖的项目一视同仁,而是大大地倾向于当朝皇帝的陵寝建设需求。比如,光绪三十二年(1906)至三十四年(1908)间,康熙景陵隆恩殿等处的工程需用二尺二寸金砖一千零一十二块,但这件关系到前朝祖宗陵寝的事,居然拖了两年都不能予以解决。而且,在查阅了清宫史料后发现,这样的拖延并非因为需要金砖的工程太多,而仅仅是因为当时正在建造慈禧的菩陀峪万年吉地,须要优先满足。菩陀峪工程需要金砖,光绪三十四年(1908)时,甚至提出过需要二尺四寸金砖要求。康熙景陵修缮所需的金砖,就此拖延了整整两年,最后甚至采取了用二尺金砖折抵敷用的变通办法。

 

另外,从泰东陵修缮档案可以知道,自道光二十八年(1848),经咸丰至同治四年(1865)间,屡有“泰东陵明楼前月台金砖碱碎十七块,未经修过”的记载,而到了同治六年(1867)至十三年(1874),又有四次提到“泰东陵明楼前月台金砖大半碱碎”的状况。这样,将近三十年间,泰东陵明楼前月台的金砖从碱碎十七块到大半碎损,却始终没能修复。这种现象的出现,可能是因为当时财力所限,清廷已无力顾及泰东陵的修缮了。

清裕陵隆恩殿金砖

 

四、铸币托模

 

金砖还有一个特殊的功用,那就是被清代的中央铸钱机构,即户部的宝泉局和工部的宝源局用作铸币翻砂的托模。

 

清代铸钱分中央和地方两类。中央的铸钱机构有两:一是设在户部的宝泉局,一是设在工部的宝源局。地方则由各省自设钱局。使用金砖作为铸币翻砂托模的,也仅仅限于宝泉和宝源两局,地方各省没有相关记载。可见,金砖作为皇家专用之钦工物料,终究不是皇家之外的机构或个人可以随意使用的。

 

有关金砖用作翻砂托模的主要史料有:

 

乾隆十五年(1750)《两江总督黄廷桂为照例动支银两办运圆明园寿皇殿等处金砖事奏折》记载,上年委员丁士英起解宝源、宝泉二局金砖一千块,副砖一百块;

 

乾隆三十一年(1766)《江苏巡抚明德为办解坛庙宫殿及宝泉宝源二局需用上岸雇夫赁房垫抗押砖夫动用耗羡银两奏折》中,也有宝泉、宝源二局需用二尺金砖的记载;

 

乾隆五十九年(1794)《定亲王绵恩等为遵旨查明各处所用金砖数目事奏折》则明确指出,“宝泉宝源二局,历年共用金砖八百三十一块,向系各炉作为翻砂托模之用”。

 

光绪十九年(1893),宝源局为铸钱曾向工部咨取金砖,以作托模(31)。

 

从相关史料中可以知道,用作翻砂铸币的金砖通常质量较差,一般是在通州砖厂“酥碱缺角项下”给发的(32)。而且,从总数来看,铸币所用的金砖数量也不多。

 

注:

 

(1)《明神宗实录》卷二九六

 

(2)《乾隆四年六月总管内务府大臣为乾清宫铺墁金砖需用钱粮物料事奏折》

 

(3)《乾隆四年八月总管内务府大臣海望为养心殿铺墁金砖需用钱粮物料事奏折》

 

(4)《明清档案:乾隆十二年十二月二十日署理江苏巡抚安宁题本》

 

(5)《乾隆二十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总管内务府大臣三和等奏折》

 

(6)《乾隆三十七年五月二十四日署理江苏巡抚萨载为报宁寿宫金砖估需工价及运费动用耗羡银两事奏折》

 

(7)《宣统二年七月二十六日总管内务府致民政部片行》

 

(8)《乾隆十九年正月二十五日江苏巡抚庄有恭奏折》

 

(9)(《乾隆五十九年七月初三日绵恩等奏折》

 

(10)《乾隆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两江总督黄廷桂为照例动支银两办运圆明园寿皇殿金砖事奏折》

 

(11)《乾隆二十八年内务府大臣三和奉旨谕:九州清晏已用金砖著将官房地面方砖速运热河》

 

(12)《乾隆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两江总督黄廷桂为照例动支银两办运圆明园寿皇殿金砖事奏折》

 

(13)《光绪二十八年奉宸苑工程处为咨行江苏巡抚赶办仪鸾殿及菩陀峪工程所用金砖事致工部片复》

 

(14)嘉庆朝《钦定大清会典事例》卷八百九十一;《乾隆四十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江苏巡抚闵鹗元为办解辟雍殿金砖动用耗羡银两事奏折》

 

(15)(《定亲王绵恩等为遵旨查明各处所用金砖数目事奏折》

 

(16)于倬云《紫禁城宫殿总说》,《中国宫殿建筑论文集》,紫禁城出版社,2002年2月

 

(17)宋玲平《清宫金砖档案研究》,《清宫金砖档案》,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故宫博物院编,紫禁城出版社,2010年10月

 

(18)《清高宗实录》卷三五九

 

(19)《皇朝文献通考》卷九十七

 

(20)《皇朝文献通考》卷九十七;《乾隆二十三年调任广东巡抚托恩多为饬令委员起解夕月坛台面金砖动用耗羡银两事奏折》);

 

(21)乾隆本《钦定大清会典则例》卷七十六,《乾隆十六年四月二十四日江苏巡抚王师奏折

 

(22)嘉庆朝《钦定大清会典事例》卷二十二

 

(23)乾隆朝《钦定大清会典》卷七十一

 

(24)中国社会科学院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定陵》第6页

 

(25)《光绪三十四年四月十八日景陵隆恩殿工程承修大臣致民政部咨文》

 

(26)《乾隆五十九年七月初三绵恩等奏折》

 

(27)《故宫营造史料:清高宗裕陵殿宇油画见新工程案》

 

(28)《道光元年八月十七日《承修昌陵工程所用金砖等项片》

 

(29)《光绪三十三年二月二十七日惠陵工程承修大臣致民政部咨文》

 

(30)《光绪元年十月二十九日奕誴等奏折》;《光绪三十四年四月民政部致景陵隆恩殿工程承修大臣咨文》

 

(31)光绪十九年《工部为翻印钱模金砖损坏不敷应用应增添事致工部钱法堂咨文》,《清宫金砖档案》,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故宫博物院编,紫禁城出版社,2010年10月

 

(32)《乾隆十四年四月十日大学士管户部傅恒奏折》;《光绪十九年七月二十九日工部致钱法堂咨文》

注:投稿和图片来源原作者配图以及网络互联网,如有侵权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